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教书匠的奇遇

编辑:2019-11-15 09:19:25

教书匠的奇遇

\

刘老师最近遇上了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要说这刘老师那可是一个典型的教书匠,从教三十余年,粉笔把头发都染白了,眼镜把鼻梁都压高了,可依旧是个只会教“之乎者也”没有任何地位的中学教师。别说别的,就拿凭职称这样一件最简单的事来说吧,按说无论从资历还是教学成绩,他都理所应当地晋级高级职称。可眼见比他年轻许多的教师都奇迹般得晋级了高级职称,可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报表一次次递上去,就是批不下来。好在刘老师是个安贫乐道之人,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教圣贤书,年复一年,倒也安心自在。   就这样一位老夫子,什么好事能落到他头上呢?这还得从刘老师二十年前在市郊盖的一处平房说起。那时,无论地皮还是工料还很便宜,刘老师靠自己微薄的工资和妻子赶集卖衣服节省下的钱,在市郊偏僻地带盖起了三间简陋的房屋。然而令他当时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如今,这里竟发展成了市区寸土寸金的黄金地带,而且即将开发成小区。眼见得低矮破旧的小屋就要换成宽敞明亮的楼房,刘老师脖子后面的筋都要笑出来了。据邻居们说,负责这个小区开发的是一家有名的大公司,赔偿力度肯定小不了。说不定还能平方换平方呢。   拆迁通知果然不久就下达了,然而结果却令刘老师大失所望。他家只能获得二十万的赔偿金!而且赔偿项目齐全,各项金额有理有据。   按说这二十万也不是个小数目,但对于日益高涨的房地产别说平方换平方,就连最廉价的小户型毛坯房都买不到。刘老师大儿子刚结婚,二女儿正上大学,哪儿有力量再拿出钱来买房子呢?想来想去,他横下一条心,索性当一回钉子户,拒绝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小区的其他住户在得到一定的优惠后,陆续搬走了,他却因实在找不到住处而急火攻心。本来他应该搬到结婚不久的儿子家住,可一想到儿媳就是因为那顶层八十平米的超小户型差点跟儿子吹了。现在,总不能因为她们老两口让人家闹离婚吧。鉴于他家的实际情况和他特殊的身份,拆迁办的人也无计可施。只得一次一次地进行“规劝”。谁知他是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软硬兼施却也无济于事。最后,他们说实在管不了,他们就把事情推给拆迁办,一切后果由刘老师自负!   “要不咱先租房住吧,别闹出什么事来。”胆小怕事的妻子说。   “那以后呢,总不能租一辈子吧,我就是要平米换平米。”在刘老师看来,平米换平米,就像李白是唐朝诗人那么简单。   “能换不早就换了嘛,再说人家上级有的是法,你没见电视上又断电又断水的,还投玻璃呢。”   “果真那样,我就去法院告他们!”刘老师用手扶了扶自己的深度眼镜,理直气壮地说。  眼见离搬迁的最后期限越来越近了,这天,小区的胡同口忽然停了一辆高级轿车,一个长得很气派的干部模样的人后面跟着几个工作人员打扮的人满脸严肃地从车上走下来,直奔刘老师的家门口而来。这一切全被时刻从窗口望动静的妻子看了个满眼。   “实在顶不住就算了。”妻子面如土色地说。   “我不怕!哪里也要有个说理的地方。”刘老师嘴上虽这么说,额头上却渗出了汗珠。   哪个干部模样的人首先走了进来,身后秘书打扮的人说:“就这家,提出的条件是平米换平米。”   干部模样的人仔细看了看刘老师,眼睛后面似乎藏着不可琢磨的东西。他不露声色的绕屋里走了一圈,看了看简陋的房屋,家徒四壁,摇了摇头,秘书打扮的人立刻说:“这位可是市拆迁办的管主任,你还是应当抛弃幻想,早点签协议为好。”   “住口!这是什么话,你作为政府工作人员,难道不知道国家最近颁布的新法令,不经业主同意,绝对不许强拆的吗?况且,站在你眼前的还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人民教师!”干部模样的人怒斥道。   这回该轮到秘书额头渗汗珠的时候了,他呆立在那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嘛,我看人家提的要求也是合理的,不解决好拆迁户的困难,要我们这些人吃白饭啊。”他转过身来握住刘老师的手,“刘老师,您放心,您的情况我们一定向开发商反映,让他们妥善解决。”   那手握得很有力,很真诚,仿佛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一行人走了出去,留在最后的是秘书,他一头雾水地问刘老师:“管主任是你们家亲戚?”   刘老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他摇摇头,心想:我们家亲戚最大的是工地上的一个小领班。   果然,第二天,开发商就主动找上门来进行了协商,他们答应了刘老师平米换平米的要求,条件是要一般的楼层,在刘老师承受的情况下,追要两万元钱。刘老师搬入新居前,在外租赁房屋,租赁费由开发商承担。   问题总算得到圆满解决,这天刘老师去学校上班,刚进校门就被王校长叫了去。这个王校长比他小二十岁,平日里很严肃,很少与老师们往来。他把刘老师让进校长办公室后,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水,然后直至办公桌上的一个大信封说:“刘老师,听说你最近搬家了,这是给您的五百元钱,   略表心意。有什么困难尽管提,不要客气,您是咱们学校的老教师了,理应照顾嘛。等您乔迁新居的时候,我们还要给您温锅呦!还有你的职称问题,学校已经跟教育局通了气,今年一定帮您解决。”   一阵疑惑的感激之后,刘老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想进门,忽然听到屋里同事们议论纷纷。只听一位老师说:“你们听教导处王主任说了吗,老刘窝囊了一辈子,这次总算遇到贵人了。那市委管亨通主任是他刚从教时教的学生,听说只教了大半年,见他老实,还给他做过‘土炸弹’。他亲自给教育局长打电话,局长又专门给校长打电话,要求学校对老刘特殊照顾。”“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什么时候咱们也能遇到这种好事就好了!你说这是咱们教育的成功还是失败?”   刘老师终于明白了发生的一切,他隐约记得好象是有这么个学生,只是他好象记得那时他很瘦小,二十多年了,记不太清了。他进退两难,因为他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要是管亨通不是自己的学生就好了。”他想:“不,也许更糟。”

\

本文链接:教书匠的奇遇

上一篇:放生问答—放生文集

下一篇:敢于担负责任才是真正的忏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