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佛说菩萨念佛三昧经>>

第二卷 菩萨念佛三昧经全文

编辑:功德直 译2019-06-26 08:16:13

第二卷 菩萨念佛三昧经全文

神通品第三

尔时,长老舍利弗、长老目揵连、长老阿难,诸天、魔、梵及阿修罗,沙门、婆罗门,阎浮提人咸生是念:“今日如来应正遍知,以何因缘于大众中,直说念佛三昧名字,不为一切广演分别,便从座起而入静室?”

时,不空见心自念言:“诸天、魔、梵悉已集会,世尊今者右胁而卧,我当微现神通变化,示神通已种种赞叹,宣扬如来大悲功德。当如其相摄心入定,以是定力变此三千大千世界地平如掌,皆作众宝微妙杂色。复列八道七宝诸树,金多罗树银叶华果,银多罗树琉璃华果,余宝庄严亦复如此。一切佛刹悬缯幡盖,妙幢宝鬘种种绮饰,优钵罗华、钵头摩华、拘物头华、分陀利华,如是诸华布一切处。”

时,不空见即如所念现大神通,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令诸众生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皆坐众宝莲华之上,华叶无数色香具足,各相知见坐宝莲华。

时,不空见又以定心,入此三昧现大神通,复令三千大千世界地大震动。如摩竭国赤圆铜钵,置平石上倾危不定,大地震动亦复如是。若有众生闻此音声,觉悟之者皆得快乐,譬如东方不动国土,亦如西方安乐世界,其中众生欢娱踊悦。

时,不空见复以清净恬寂调和柔润端正,至直无曲甚深定心,如其相貌示无作神通。于是三千大千世界满虚空中雨大猛火,无一众生身心热恼。此诸群生大火触身,觉是相已快乐无比。譬如比丘入火三昧,身心欣跃彼亦如是。

时,不空见复以定心现无作神通,又令三千大千世界,雨天栴檀细末之香,香气氤氲遍满大千。若有众生嗅斯香者,开神适体快乐无极。譬若释迦牟尼如来,于昔劫中修菩萨行,定光佛所受记莂时,获不思议无生妙乐,一念之顷不可计众,亦得如是随意欢娱。

尔时,阿难在大众中而作是念:“佛入静室,是谁神力而现斯变?为余声闻目揵连等?将非弥勒菩萨、越三界菩萨、文殊师利菩萨、不空见菩萨?为是修习大乘之人,乃能示此神变之相。”

尔时,阿难问目连言:“世尊说汝于声闻中神通变化为最第一,今此通变非尔为耶?”

目连答言:“长老阿难,汝问何缘有是神通?如此变化非我所为!长老阿难,我所能者,以此三千大千世界内置口中,无一众生生觉知相。复次,阿难,我游梵天,发言音响遍闻大千。如是,阿难,我在佛前作师子吼,能以须弥内置口中,若经一劫若过一劫。阿难,我又住彼炎天言语音声,此间世界皆悉闻知。长老阿难,我能移于天神堂阁,置阎浮提而不动摇。”

又告阿难:“我能降伏恶性毒害,难陀龙王、优钵难陀诸龙王等,又能摧靡弊魔波旬。复次,阿难,我往东方,过三千大千,还住第三世界之中。彼有大城号曰宝门,凡有六万亿千家属,令彼家家皆见我身;复能使此诸众生等,闻说无常苦空之音。复次,阿难,我实有此诸妙神通未曾示现。我今处在莲华之座,悉见诸方一一方分,有阿僧祇无数如来,皆名释迦牟尼世尊,处处僧坊右胁而卧,睹佛刹土有如是相,犹我天眼见千世界。若斯相貌,是谁神通?”

时,目揵连即说偈言:

“善修最胜,获四神足,今我神通,无与等者,

唯除自然,世间之师。

我今住此,阎浮提界,动彼东方,诸佛刹土。

帝释宫殿,诸婇女等,觉此震动,皆悉惊悚。

我能含吐,诸佛刹土,大海山川,城邑聚落。

难陀龙王,及跋难陀,如斯族类,性甚毒害,

我之神力,悉能摧伏。

我住梵宫,言语之音,令此世间,皆悉闻知。

能住佛前,吞须弥山,经百千岁,乃至旷劫。

住炎世界,凡有声响,使此刹土,莫不闻之。

我往宝城,变身普现,遍在六万,亿千之家。

我于此生,未现斯变。

阿难当知,吾今所见,善哉奇特,灵化神通。

我自见身,及诸众生,悉共坐此,宝莲华上。

历观十方,大威世尊,我从昔来,未见斯瑞。

不疑如来,自然神变,或是菩萨,威神之力。”

尔时,长老大目揵连,说此神通师子吼时,十千众生皆得人身,远尘离垢获法眼净。

尔时,阿难问舍利弗:“如来说汝智慧第一,今此神变将不汝耶?”

答言:“阿难,非我为也!我所能者二十年中,常勤修习毗婆舍那,行住坐卧正念观察,其心澄寂曾无动乱,分别显说无量诸法,方便精求不出法界,唯有如来乃能究尽。长老阿难,汝颇知不?若我以衣置于大地,目连虽有自在神通,尽其势力不能令动。

“长老阿难,汝今当知,我于佛前作师子吼,诸大声闻具大神通,三果学士、天、人、魔、梵、阿修罗神、沙门、婆罗门、一切阎浮外道异学尼揵子等来在会中,若能自知身无我者,我今当以三摩跋提,决定为之师子吼说、大丈夫说、不思议说。唯除世尊一切知见、弥勒菩萨一生补处、住无生忍菩萨摩诃萨、海德三昧菩萨摩诃萨、善建德三昧菩萨摩诃萨、诸佛现前三昧菩萨摩诃萨,大德声闻今可问我,如此身者何者是我?为可见耶?不可见耶?又问异学诸外道等,汝所计身有神我者,为是过去,为当现在?

“长老阿难,我如是相,种种神通变化非一,声闻、缘觉所不能知,亦不能见。何者是我?所言我者为住何处?闻如是声,长老阿难,吾常精勤修丈夫业,亦复恒习知解之行。我今更有心自在力,我能伏心,心不伏我。长老阿难,吾见自身,及以天人坐大莲华。又见诸方在在处处,无数难思阿僧祇界,睹佛世尊坐道树下,大能天子请转法轮,吾当随顺闻如是声。我眼悉见诸世界中,种种缯盖幢幡华鬘,如我即时见此忍土。

“长老阿难,我心念言:为是世尊作此神通?大德声闻之所为乎?菩萨往昔曾种善根,今获如斯变化果报?”

时,舍利弗即说偈言:

“如来不思议,如是佛功德!

若有善逝众,神通广难思!

及诸佛弟子,有学无学众,

于此刹土中,我智最第一,

唯除诸菩萨,信念深固者。

长老阿难陀,我慧无等双,

现在及未来,无能见过者,

除世调御尊,及趣菩提人。

我恒勤修习,毗婆舍那行,

满足二十年,观察一切法,

精心方便求,未曾得边际。

我所有智慧,不可得称量,

我以智慧力,现在于佛前,

能师子吼说;唯除异学人,

及行声闻乘,求我真实者。

若我现神通,飞腾虚空时,

此刹无人见,吾之所游处,

声闻亦不睹;唯除世间雄,

蠲别两足尊,及以善逝子,

如是诸人等,知我之所在,

外道众邪见,悉非其境界。

心常自在转,禅悦不思议,

若有大士业,修习深空行。

长老阿难陀,我现此神通,

一切声闻众,终不能得知。

奇哉于今日,悉睹十方佛!

我在于华座,明见诸刹土,

建列不思议,宝幢妙华香,

一切世界中,变化不可称。

长老我心念,不疑是世尊,

威德善逝众,种种变化事,

或是不空见,菩萨之所为。”

是舍利弗师子吼时,一万三千诸众生等,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时,大迦葉亦在众中,阿难心念:“是大迦葉,威德具足神通自在,今者变化将非是耶?”

于是阿难问迦葉言:“此之灵奇是大德乎?”

迦葉答言:“斯神化相非我所为!吾以智力悉能分别显示一切。长老阿难,我今住于世尊之前作师子吼,能以三千大千世界,其中诸水江河溪壑泉源池沼,百千万亿无量巨海,一切水聚吸置口中悉使枯涸,令诸水性鱼龙之属都不觉知,亦无恼害。

“长老阿难,汝今当知,我于佛前诸天、世人、梵、魔、沙门一切众中,师子正说无畏之言。我力能吹须弥山王、大转轮山、雪山山王,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诸山皆成微尘,依此山者都不觉知。长老阿难,我能如是,得此自在神通之力。复次,阿难,我又能吹三千大千诸世界中,一时皆成猛炎炽火,譬如劫烧将尽之时,一切众生亦不觉知,又无烧害热恼之者,又不生念烧刹土想。我神力相具足如是!

“长老阿难,吾住此间,天眼远瞩东方世界,亿百千刹诸佛国土,始处处烧终同一火,我既见已心生念言:‘今当示现神通变化。’即如其相以三昧力住此世界,过于东方亿百千刹,能以一气吹彼猛火悉令俱灭。火既灭已从三昧起,复更发大炎盛之火。长老阿难,我神通相及波罗蜜如是满足。若有人天生疑不信,世尊今者右胁而卧,若从定起,汝可往问,唯佛如来能知此耳!”

世尊于时于静室中遥语阿难:“大德迦葉说师子吼,汝善受持。”

尔时,人、天、阿修罗等,皆共叹言:“奇哉上座!”

摩诃迦葉师子吼时,三亿众生皆得人身,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八十五百千那由他诸天,亦皆离垢得法眼净。长老不空见菩萨、弥勒菩萨、文殊师利童子菩萨、越三界菩萨,如是无量诸菩萨等,皆被坚固弘誓之铠,闻大迦葉师子吼说,以箧盛华搏如须弥,作此变化供养迦葉,爰及一切声闻之众。空中复化作七宝盖,一一声闻各荫一盖。

尔时,长老摩诃迦葉见是宝盖,语阿难言:“此众决定大乘之行,作是种种神变之事。长老阿难,我坐莲华处处方所,见佛世尊不可称计阿僧祇数。复睹诸刹七宝严净,杂色间错微妙无极,其中众生更相迎接。悉见彼国丰乐之相,譬如三十三天之上,贪醉华鬘,爱著璎珞,诸天身色如月光明。于虚空中有化宝盖,一一众生各荫一盖,亦如我今等无有异。处处佛刹无量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长老阿难,我今所见,奇哉达行及师子吼!此实非凡之所能为,如是瑞相现大神通。”

尔时,长老摩诃迦葉即于众中,而说偈言:

“阿难汝当知,我以念定力,

现在于佛前,以是三千界,

此佛之刹土,一切诸巨海,

大小江河等,无量种水聚,

我以神通故,悉能吸彼水,

置之于口中,虽皆令枯涸,

众生无伤损,不恼于水性。

此刹众须弥,黑山诸山等,

我住神奇力,悉能吹散之。

我以聪慧智,又用神通化,

令此佛刹土,一切成烟焰,

众生不热恼,亦无畏惧想。

我住于此界,见彼东方国,

阿僧祇刹土,悉为火所焚,

奇哉难思力,令彼火即灭。

既见诸神力,如此自在行,

令无数佛刹,悉无有毁损。

我处莲华座,见此诸刹土,

种种皆端妙,殊杰鲜俦匹。

又睹兜率天,菩萨降神时,

不疑诸善逝,心达自在者。

为是诸声闻,不空见菩萨,

为弥勒大士,而有斯瑞相?”

第二卷 菩萨念佛三昧经全文

尔时,阿难心生念言:“是富楼那弥多罗尼子,说法人中最为第一,今在此会有大神德,决定诸法得到彼岸,如是神通将非己耶?我今当问。”即便白言:“唯富楼那,如是瑞相大德为乎?”

答言:“非也!长老阿难,我之神通调伏利益诸众生故,力能示现以手掌摩此之三千大千世界,不令众生有伤损者。若有众生乐神通力,示现翻覆大千世界。譬如勇健巨力丈夫,以指捻取迦利沙槃,上下抛掷不以为难;我以右手转侧三千大千世界亦复如是,无一众生有恼害者。长老阿难,若此三千大千水界,我以手指一点取之,悉著口中亦无众生生知觉想。我于佛前作此神通。

“长老阿难,于夜初分,我以清净胜妙天眼,于此三千大千世界,历观诸方何者众生,于法疑滞当为除断;即以天眼观诸方时,处处见有四方世界,其土广大无数众生迷于正法。长老阿难,我心念言:‘不起此坐往破彼疑。’即如三昧清净寂定,调和柔润正直之心,断彼众生于法疑惑。我于会中演说法时,一一众生谓在其前。长老阿难,夜既初分,四方各有无数千众,悉得安住于圣法中,三万众生皆受禁戒,六万众生归依三宝。从三昧起,我如是相神通变化,悉能断除众生疑惑。

“长老阿难,我能安住于此世界,以净天眼见于北方除怨国界,从此佛土过三万刹,有一众生于法疑惑,是世界中佛般涅槃,应声闻法之所化度。我心念言当断其惑,不往彼处即于此坐,遥令众生自然调顺。长老阿难,我今即时如定心相入此三昧,无数众生作法光明。如是相貌,我之声闻诸波罗蜜皆已满足。若使有人于此众中,脱生疑网不信受者,如来起时自可往问。”

即于是时佛神力故,虚空之中出大音声:“阿难,汝今如是受持,如富楼那师子正说。”

时,诸人、天、阿修罗等,皆叹奇哉实为希有:“声闻神通相貌如此,岂况如来真境界乎!”时诸人天作此赞已,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即于众中而说偈言:

“我诸漏已尽,决定到彼岸,

永脱一切生,为世所归依。

既入于众数,异佛神通力,

右手能翻覆,天地山河等,

不令一众生,而有伤损者。

长老我神通,势力实如此,

若有三千界,大千之水聚,

于此佛土中,或见或不见,

我能以一指,悉点内口中,

不使诸众生,而有觉知想。

我于初夜时,天眼观诸方,

何者众生等,于法有疑惑,

当住神通力,悉为除断之。

我见一众生,于法堕疑网,

若有淳善心,贪慕求法者,

吾不起此坐,悉除彼痴惑。

四方千亿众,我以净眼施,

能令彼生信,使发菩提心。

时有三万人,从我受禁戒,

六万诸众生,归依于如来,

其心得寂静,安住正法中。

我于初夜时,示现妙神通,

一念于此坐,历观东北方,

周观过千刹,正降怨世界,

彼有一众生,心疑于诸法;

我住此佛刹,彼人疑于法,

欲令见正路,今决其迷惑。

长老我神通,智力实如斯!

唯佛能哀愍,一切诸世间,

此处人不信,可往问世尊。

我今坐莲华,见彼佛涅槃,

处处方刹土,阇维如来身,

及见佛殊特,为是谁神力?

又如我所见,诸佛般涅槃,

广远甚弘雅,不可得思议,

为是佛所作,声闻之人耶?”

尔时,阿难心生念言:“此罗睺罗是佛之子,有大威德神通自在,今亦在此大众之中,如是变化将非己耶?”阿难即便问罗睺罗:“汝于戒学得到彼岸,此之神通汝所为乎?”

罗睺答言:“非我所作!长老阿难,我如是相,种种百千威德神力,随意自在为佛之子,或隐或显未曾忆念,不尝在前亦未示现。长老阿难,我能以此三千大千世界之中,百亿四天下、百亿日月、百亿大海、百亿须弥、百亿大小转轮之山,如是广大诸余山等,以四神足置一毛端,不令众生有伤损者,于四天下不相逼迫,彼此去来亦无妨碍,吾之神通自在如此。长老阿难,我能以此三千大千一切水界,大海、江河、溪涧、池沼,以一毛孔嗽置口中,渟流派别本相分明,其中众生适性不改,水之盈竭亦不觉知。

“长老阿难,我住此土,如定心相入此三昧,见东北方难生如来。我在此刹白净王所,撮取一把栴檀末香,供养彼刹一切诸佛。其香芬烈,乃至十方。难生世尊化作台观,高十由延,七宝所成,即在此处烧众天香。复于台上化作宝盖,其盖足高亿千由延,纵广正等百千由延。彼世界中一切众生,皆共幻作栴檀楼阁。其楼上高百千由延,纵广正等五千由延。如是无量在宝台中,各各庄严不相障碍。长老阿难,瑞相如是,我于声闻具波罗蜜。或有生疑不能信者,世尊若起自可往问,我师子吼如来证知。”

时,罗睺罗即说偈言:

“长老阿难陀,我以大千界,

百亿四天下,及无数佛刹,

如是诸刹土,悉入一毛孔,

我神通如此,无所譬类者。

世界甚广大,不满一毛孔,

各安去来业,悉不见妨碍。

我能如是示,神力不虚行,

须弥宝山王,及大小转轮,

复有诸余山,皆入一毛孔,

以我神变力,彼此不相碍。

长老我如是,示此神奇相,

悉见入毛孔,而身不疲惓。

我又神足力,以此大千界,

江河大海水,吸内毛孔中,

而此佛刹土,一切大水聚,

当入毛孔时,区别不浑乱。

我在善逝前,示现于神通,

若疑不信者,往问普眼尊。

我处莲华座,见十方菩萨,

头目及妻子,施以求菩提。

奇哉我所见,实生希有心,

不疑于世尊,所作之神变。

为诸大威德,善逝声闻众,

为是不空见,弥勒菩萨等?”

长老罗睺师子吼时,八十七亿百千那由他诸天人等得法眼净。是诸天等见法、到法、选择众法、明了于法,如是相貌当设供养,以天栴檀细末之香,以用奉散罗睺罗上:“奇哉佛子离垢清净,住大乘行深妙之法,能演师子殊妙之音!善哉罗睺未来之世,当师子吼犹若今日。”

尔时,阿难心生念言:“此须菩提阿兰若行,最为第一而无等双,今是大德在此会中。世尊常说此须菩提,能作种种无量神通。”

阿难即问须菩提言:“如是变化将非汝耶?”

答言:“长老,非我所为!我能常乐不舍闲处,如彼定心入此三昧,以是三千大千世界置一毛端极微之分,周回旋转如陶家轮,其中众生无觉知者。长老阿难,我于佛前,能师子吼正说无畏。吾以一气,吹此三千大千世界悉令烧尽,不使众生有热恼想。我曾示现如此神变,能在佛前说师子吼,以此大千世界众生置一指端上升虚空,彼此寂然无诸音声,不相触碍及觉知者。

“长老阿难,我之所能,如彼定心入此三昧,以清净眼一时瞩对八方上下六万诸佛,一一方中又睹六万百千世界诸佛如来,彼处次第见无前后。长老阿难,我如定心,如其相貌作神通行,住此阎浮须弥山顶释提桓因所居天宫,撮取一把栴檀末香,俱时遍散十方诸佛,纷纶弥漫以用供养。我住此刹见彼众生,恭敬尊重赞叹如来,彼土众生悉知我是释迦如来应正遍知声闻之中空闲第一。长老阿难,我之神通,如是相貌究竟彼岸。若此人天于我生疑,有不信者往问世尊,如来自当知此三昧。”

时,佛神力于虚空中,震大音声告阿难言:“如须菩提正说师子无畏之音,汝可受持。”

时,诸人、天、梵、魔、沙门,一切阎浮阿修罗等,既得法利生希有心,惊愕毛竖,叹言:“奇哉!声闻神变乃能如此,岂况如来种种神力,无数三昧真实者哉!”

时,须菩提知诸人天已得法利,即说偈言:

“世间师称我,阿兰若最胜,

安住禅解脱,现无量神力。

长老阿难陀,我能以大地,

置于一毛端,旋之而不危;

亦如陶家轮,虽转不倾侧;

又于世尊前,破碎一切地,

及以诸山岳,无有损伤者。

我住神足力,威势皆如此,

我能以手掌,举刹及众生,

安置虚空中,从上次第下,

亦无一众生,惊疑怖畏者。

我入三昧时,见彼东方佛,

其数有六万,南方亦复然;

我复见西方,六万世间尊,

北方及上下,斯数亦如是;

及睹众楼阁,妙绝无等伦,

以少栴檀末,供养诸世尊。

我实有若斯,无垢神通行,

能大师子吼,及诸示现等,

不能深信者,可往问如来。

我无众生想,亦无无生想,

无佛无法想,一切无相故。”

本文链接:第二卷 菩萨念佛三昧经全文

上一篇:大明三藏法数卷第三

下一篇:猘狗经全文

相关阅读